于远

谁的头顶没有灰尘

那一年匆匆过去,平淡得不象是你脑海里排练过那么多次的所谓青春盛宴。只记得自己偷偷摸摸来挂一把锁,锁住自己疯长的思念和没有结果的期盼。